当前位置:訥也传媒国学高堂隆文言文原文翻译,高堂隆字升平,泰山平阳人
高堂隆文言文原文翻译,高堂隆字升平,泰山平阳人
2022-09-17

高堂隆字升平,泰山平阳人,鲁高堂生后也。少为诸生,泰山太守薛悌命为督邮。郡督军与悌争论,名悌而呵之。隆按剑叱督军曰:“昔鲁定见侮,仲尼历阶;赵弹秦筝,相如进缶。临臣名君,义之所讨也。”督军失色,悌惊起止之。后去吏,避地济南。

建安十八年,太祖召为丞相军议掾,后为历城侯徽文学,转为相。徽遭太祖丧,不哀,反游猎驰骋;隆以义正谏,甚得辅导之节。黄初中,为堂阳长,以选为平原王傅。王即尊位,是为明帝。以隆为给事中、博士、驸马都尉。帝初践阼,群臣或以为宜飨会,隆曰:“唐、虞有遏密之哀,高宗有不言之思,是以至德雍熙,光于四海。”以为不宜为会,帝敬纳之。

陵霄阙始构,有鹊巢其上,帝以问隆,对曰:“《诗》云‘维鹊有巢,维鸠居之’。今兴宫室,起陵霄阙,而鹊巢之,此宫室未成身不得居之象也。天意若曰,宫室未成,将有他姓制御之,斯乃上天之戒也。夫天道无亲,惟与善人,不可不深防,不可不深虑。夏、商之季,皆继体也,不钦承上天之明命,惟谗谄是从,废德适欲,故其亡也忽焉。太戊、武丁,睹灾竦惧,祗承天戒,故其兴也勃焉。今若休罢百役,俭以足用,增崇德政,动遵帝则,除普天之所患,兴兆民之所利,三王可四,五帝可六,岂惟殷宗转祸为福而已哉!臣备腹心,苟可以繁祉圣躬,安存社稷,臣虽灰身破族,犹生之年也。岂惮忤逆之灾,而令陛下不闻至言乎?”于是帝改容动色。

翻译

高堂隆 ,字升平,泰山平阳人,是山东高堂生的后代。年轻时当学生的时候,泰山太守薛悌 任命他担任督邮。郡里的督军与薛悌争论是非时,叫着薛悌的名字呵斥他。高堂隆手里握着宝剑叱责督军说:“从前鲁定公 受到侮辱,孔子历阶而上;赵王被迫弹奏秦筝,相如就献上缶(让秦王击缶)。面对臣下而直呼他们的君王的行为,是有道义的人要出面讨伐的。”督军一听变了脸色,薛悌也惊慌地站起来制止他。后来高堂隆辞去官职,到济南躲避。

建安十八年,太祖征召他当丞相府军议掾,后来又担任历城侯徽 的文学侍从,再调任相①。侯徽在太祖治丧期间,不致哀思,反而去纵马游猎;高堂隆用大义严正规谏,很有辅佐诱导的才能。黄初年间,担任堂阳长,又因此被选为平原王的老师。平原王当了皇帝,这就是魏明帝。任命高堂隆为给事中、博士、驸马都尉 。明帝初登帝位,群臣中有人认为应该举行宴会,高堂隆说:“唐尧、虞舜有帝王死后停止举乐的哀思,殷高宗即位后有三年不言的思虑,因此盛德治国,和乐升平,荣光显耀于各地。”认为不该举行宴会,明帝恭敬地采纳了他的意见。

陵霄宫才开始构建,有喜鹊在那上面筑巢,明帝那这个现象询问高堂隆。高堂隆回答道:“《诗经》上说‘惟鹊有巢,惟鸠居之。’现在兴建宫殿,建造陵霄宫,但是喜鹊就在上面筑巢了,这是宫室还没有建成自己不能居住的征兆啊。天意好像是说,宫室没有建成,将有他姓之人来掌控这里了,这是上天的一种警示啊。天道不分亲疏,只赞许好人,不可不认真预防,不可不长远考虑。夏朝、商朝的末年,也都是继承先帝国体,(但是国君)不秉承上天显明的命令,却听从谗谄之言,废除修德满足私欲,所以他们的灭亡很快发生了。商朝的太戊 、武丁(两位国君),看见灾祸就十分惊恐小心,秉承上天的警示,所以他们的兴起也很快啊。现在如果停下各种劳役,用节俭来使财物充足,增高德政,举动遵循皇帝的标准,消除天下人忧虑的事情,多做对广大人民有利的事情,三代为帝的可传四代,五代为帝的可传六代,那里只是商朝的转祸为福而已呢!我充当皇上的心腹 ,如果可以延长国家福祉保存社稷,我即使丧身灭族,也如同活着一样。我哪里会害怕忤逆圣听而获罪,而让陛下不能听到这重要的话呢?”于是皇帝也改变了神色。

訥也传媒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